热烈祝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石油商会新版官网上线开通!
1 2 3

25美元的油价底线

25美元的油价底线

来源 : 《财经》 作者 : admin 发表时间 : 2016-02-02 浏览 : 267


    进入2016年,原油价格开局便迎来了惨烈的螺旋式下跌,延续并强化了2015年市场动荡的主线。

自2014年以来,油价就已处在下跌通道中,在跌去70%的基础上,布伦特原油在2016年头七个交易日的累计跌幅达18.6%;美国原油基准西得克萨斯中质原油则创下12年来首次跌破30美元的纪录,达到29.93美元/桶。在短暂反弹后,美国和布伦特原油期货再探低点,使得年初以来的累计跌幅超过20%,创下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大两周跌幅。

    市场承压下跌的新因素之一是伊朗的回归。1月16日,伊核问题全面协议正式执行,美国和欧盟宣布解除与伊核问题相关的多国和一国经济和金融制裁后,满载5000万桶原油的伊朗油轮准备起航。

    1月19日国际基准布伦特原油价格一度跌破28美元/桶关口,盘中触及27.67美元/桶低点,这是自2003年以来首次。这让人们开始重新考虑油价潜在的筑底区域。

    什么将催化油价进一步继续探底抑或企稳反弹?

    原油价格如果已处在超卖状态,业内人士相信,布伦特原油可能的底线目标是25美元。世界大型企业研究会经济学家肯尼斯·戈德斯坦(Kenneth Goldstein)对《财经》记者说,如今供应过剩已使油价降到接近每桶25美元的水平。油价不会向更低的区间走很多,因为这个价位甚至都不能覆盖边际成本。因此,石油减产是不可避免的,减产才会保持价格不再进一步下降。

瑞银财富管理投资总监大宗商品分析师乔瓦尼·斯托诺瓦(Giovanni Staunovo)对《财经》记者指出,我们认为油价会在2016年下半年回归到每桶40美元的价位,非欧佩克国家的石油供应量有望下降70万桶/日,石油需求则升至每天110万桶-112万桶,石油市场终将在2016年底实现平衡。

    2016年供需图景

    全球石油产量的大幅增长自2014年以来创造了供大于求的局面,石油价格也因此一路狂跌。

    在需求面上,全球经济的减缓使得需求减弱。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19日公布的全球经济展望中,下调了今明两年的全球经济增长预期,将2016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从去年10月所预期的3.6%下调至3.4%,并将2017年的增长预期从3.8%下调至3.6%。该机构指出,主要风险包括中国增速放缓、美元进一步升值、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以及全球避险情绪升温。

    在供需等式中,中国是削弱需求方的主要因素。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石油消费国,过去十年来中国经济的增长带动了全球石油需求的激增,如今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会使石油供应过剩进一步加剧。

    中国国家统计局近日发布的2015年全国经济运行情况表明,2015年中国GDP增长6.9%,是经济步入新常态以来首次增速低于7%,为25年来的低点。

    中国需求方面的数据则显示,2015年中国原油日需求可能达到创纪录的1032万桶,比2014年高出2.5%。中国的需求增速开始放缓,能够替代中国需求增长的新源头尚未出现,欧洲需求增长也有减弱迹象。

    中东地区的能源使用虽然在2015年有所增长,但消费增长的空间不大。很多人曾把希望寄托到2016年下半年,石油需求重新回到供需平衡中,这个预判的前提是,中国的需求增长可以使石油需求从每天100万桶攀升至每天120万桶。

    戈德斯坦认为,大宗商品整体都存在供给过剩,金属甚至比能源还严重。本来价格已经低无可低,但是由于过剩现象的普遍性,尤其是中国,价格可能还会下跌。也许只有中国经济出现改善迹象或至少停止下跌,大宗商品才会有真正的反弹。戈德斯坦同时指出,如果全球经济增速不快于2.5%,价格在2016年反弹的可能性也不大。

    不过,华盛顿大宗商品经纪商Powerhouse执行副总裁大卫·汤普森(David Thompson)对《财经》记者指出,中国仍是石油的最大买家之一。中国一直在购买石油,不仅为炼油行业的需要,也为了中国战略石油储备的需要。汤普森认为,如果中国对原油的需求继续下滑,则可将其视为对全球经济总体走弱的反映。

    乐观者认为,石油需求会在2016年稳步攀升,斯托诺瓦指出,从历史发展看,类似于中国这样、从制造业向服务导向型的经济体在发展过程中,其人均原油消费量增加会得到强化。

    在供给端,全球供给过剩的局面还存在着恶化的可能。

    斯托诺瓦说,2015年大宗商品市场在供应端的调整并不充分,不足以达到平衡所需的水平,这将在2016年上半年导致更多的供应阵痛。其中,2015年非欧佩克和欧佩克产油国的原油供应量,实际上在2014年全年的基础上扩大了2.7%。

    由于各大产油国坚持拒绝减产,石油供应与库存已膨胀至接近创纪录水平。2015年的全球石油库存较上一年的水平增加了10亿桶。IEA预测,2016年全年,石油库存还会再增加2.85亿桶。根据船运数据、原油企业信息以及行业专家反馈,沙特12月原油产量维持在每日1015万桶,连续第九个月停留在每日1000万桶以上,为数十年来首见;俄罗斯能源部的数据显示,俄罗斯近期原油产量达到了苏联解体后的高位记录1086万桶/日。

    美国页岩油的繁荣支撑了美国原油产量的增加。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数据显示,截至1月8日,美国原油库存和成品油库存全面增长。原油库存比去年同期高24.4%;汽油库存比去年同期低0%;馏分油库存比去年同期高18.4%。原油库存仍然接近至少为过去80年来同期最高水平;汽油库存高于五年同期平均范围上限;馏分油库存高于五年同期平均范围上限。

    异常的暖冬也让供应过剩承压。

    全球主要产油国之一的伊朗,在过去五年内基本上被排除在国际市场之外,如今重新回归——伊朗开始采取行动提高石油产量和出口,伊朗负责商务和国际事务的石油副部长扎马尼亚表示,伊朗力争将日出口量立即增加50万桶。伊朗还计划在几个月里再增加50万桶。

    瑞银财富管理投资总监办公室发布的报告指出,鉴于市场过剩供给已达100万-150万桶/天,每日新增50万桶的伊朗石油对油市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长期从事石油地质与石油经济领域研究的罗宾·米尔斯(Robin Mills)对《财经》记者说,全球需求疲软,要改变全球原油供应过剩的局面,需要产油国减产,欧佩克国家的石油产量还将会增长,所以最有可能的变量是美国的原油产量下降。

这一可能性集中于美国的页岩盆地,斯托诺瓦认为,美国页岩盆地咄咄逼人的生产线会在12个到24个月的时间内迅速下降,这为油价上行提供了空间。汤普森指出,石油生产国正在削减资本支出,取消钻探项目,这最终将在未来减少原油供应。

好的迹象是,阿曼石油部长近日表示,阿曼已准备好减产5%-10%。《英国每日电讯报》称,俄罗斯国有石油管道商(Transneft)声称俄罗斯石油公司在2016年会削减6.4%的原油出口。

    减产潮?破产潮?

    油价下跌使得原油出口国面临巨大的财政压力,同时也给能源行业迎头一击。

    在大型石油企业中,荷兰皇家壳牌集团率先披露第四财季以及2015财年财务信息,壳牌表示,第四财季利润同比最多下降50%,其中,不包括特定项目的利润预计在16亿-19亿美元之间,低于上年同期的33亿美元,2015财年全年不包括特定项目的利润预计下降至104亿-107亿美元,2014财年为226亿美元。

    此前,中海油宣布2016年资本支出总额将低于600亿元人民币,这是该指标连续第二年下降。与此同时,其2016年的净产量目标也是近几年首次出现下调,定为470至485百万桶油当量。2015年中海油主要成本约为41.24美元/桶,国际原油价格自去年11月下旬就跌破40美元/桶,目前已跌到了28美元/桶以下,由此粗算,中海油生产一桶石油将亏损10美元以上。

    在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做项目工程师的杰西·穆尔(Jesse Moore)对《财经》记者说,低油价会使欧佩克的境况进一步恶化,石油生产成员国可能在生产配额上作弊,最终在2016年三四季度欧佩克同意减产,但不会在许多债台高筑的美国公司开始破产之前。

    在石油市场年景好的过去几年,像许多其他大宗商品生产企业一样,石油企业纷纷加大杠杆,但当石油价格高于100美元/桶的好日子过去后,很多规模较小的油企则担着相当高的负债率。这种高负债的债务结构形成是典型的循环储备贷款公司债(Senior Debt Revolving Reserve Based Loan)——公司债务的建立和资金的提取都是基于储备的建立。

举例来说,如果一块油田的运营成本是每桶15美元,油价从每桶120美元直接掉到30美元,对大企业的储备考验并不大。而很多小型油企的运营成本达到每桶45美元左右,30美元的油价对其储备就是毁灭性的打击。他们就被迫寻找融资,或者破产,或者债务减记以便让债权人做出更大的让步,或是在潜在买家举棋不定的时候贱卖资产。

    有数据显示,美国油企的目标资金流与其利率支付及资本花销之间的“断崖”将从2015年的830亿美元增长到1020亿美元。巴克莱估计到2016年底前,油企缩减支出金额将达到730亿美元。

    米尔斯指出,在过度举债的企业中,主要是那些美国的页岩油企业存在着过度杠杆化的现象。对埃克森美孚或荷兰皇家壳牌公司这类巨型石油企业来讲,其储备成本低廉,信用评级更高。它们没有过高的杠杆,即便如此,如果油价保持在低水平区间,它们也需要削减成本。

    路易斯安那州波西尔城私人企业TMR Exploration总裁雷蒙德·拉桑说,油企每月都在亏钱。已没有削减成本的空间了。

灵活的独立厂商大幅削减支出,将钻机移至生产效率较高的地点,并更加密集地压裂采油,以提升产出。不过穆尔认为,通过技术提高产出,这对成本较高的石油企业可能会有一些缓解,但不会平衡掉严酷的价格陡降。受此影响,服务供应商也不得不降低价格维系生存。

    如果石油价格维持在35美元/桶,对大部分能源公司而言,其运营的现金流就已经为负,因此通过现金和其他形式的流动性,如银行长期借款来苦撑,所以第一家石油企业宣布破产是早晚的事。

    汤普森说,原油价格进入到20美元区间意味着,生产一桶油对大部分石油生产企业来说,其边际成本要超过其边际收益,这将鼓励减产,并最终通向石油的供需重新平衡。

    伯恩斯坦研究(Bernstein Research) 的分析师警告,三分之一的美国上市石油勘探和生产公司面临破产风险。

在破产潮之前,油企的裁员潮已拉开序幕,英国石油公司(BP)宣布在未来约一年的时间里,计划在全球范围内裁员4000人,在今年底前将上游部门员工总数减少到2万人以下。实际上,由于价格暴跌,石油业已经裁减约25万个职位。

    戈德斯坦说,今后我们还将看到50万到100万的石油员工失业。换句话说,到目前为止,从石油的价格到工作的流失,到盈利能力的变化,都是些小而渐进的变化,但这一现状即将会改变,我们会看到更持久、更大幅度,更惊心动魄的改变——如果油价下降至每桶25美元,并在这一水平维持一段时间,这种变化很可能发生。